设为首页 繁体中文
您现在的位置: 河津市第三中学网站 > 美文赏析 > 正文
琴过苍芜
作者:佚名    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    点击数:1267    更新时间:2015/3/20         ★★★

琴过苍芜

端操有踪,幽闲有容。区明风烈,昭我管彤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题记

大漠的黄沙在马蹄下扬起,偶尔有一声雁鸣惊破天地肃穆。忽闻马声嘶鸣阵阵,贯彻秋风,内心怅惘。

阁楼雨谢在记忆中成为微小的光点,当年的钟鸣鼎食,如今也成为凋残的流光。我早已无心问何方故乡,浮萍身世不知所向。

亲朋好友,故人门客,皆已远走。独留我一人寥落关外。我那在黄泉之下的父亲,若知道他最疼爱的女儿现在所处的境地,会多么的痛心疾首?

忆起我六岁之时,父亲在侯府后院的亭中弹琴。偶然弹断了一根弦,见我在旁,便问我断了第几根弦。我答,第二根。父亲便不信,认为我只是碰巧答对了。便又弹断了一根弦。我答,第五根。父亲看了看我,摸摸胡子,满意的笑了。

蔡氏一家是当时朝中的名门,父亲蔡邕,书法极妙,文史皆通,在朝中任中郎将,声名显赫。而我因看不惯出色的哥哥姐姐们在我面前耀武扬威,所以把自己锁到父亲的藏书楼中,读那些晦涩艰深的古籍。研习父亲的笔法文风。在反复琢磨中,我学识见长,终于得到了父亲和其他人的认可。

我十六岁时,父亲在书房练字,我在旁磨墨。父亲给我寻了一门亲事,那是一个有名的大学才子,卫仲道。父亲想将我嫁与他。他对卫仲道说:“老夫有一女,年十六,善琴棋。现将其配与汝,不知汝意下何如?”卫仲道答允。

我并不知道,我嫁过去后,竟是我一生噩梦的开始。嫁与他一年,他咯血而死。卫夫人一直认为我克死丈夫,对我冷眼相待。我气愤不过,决然回府。父亲当时得知消息后,从府里迎出来,拍了拍我的额头,叹了口气。

然而我还没有来得及从这场阴影中走出来,父亲便殁了。在那波橘云诡的朝政中,在那无数的阴谋诡计,刀光剑影中,在下一步鹿死谁手尚未可知的境况中,王允在吕布的协助之下杀了董卓。而父亲念董卓对他有恩,去他坟前哭诉,便被王允定罪所杀。

父亲死的那日,没有发丧,没有停灵,没有送丧的人群,没有超度的高僧。只有我与仆人丫鬟在府中默默烧纸哭泣。而那些平日里常来府上拜访父亲的叔父姨母们,竟都一副避之不及的样子,没有给我半分慰藉。他们惶恐的逃开了长安,正应了那一句大难临头各自飞。

再后来,羌胡番兵乘机掳掠中原一带,他们攻陷了长安。而我也在一场场战争中流离失所,家破人亡。就连父亲生前最珍贵的那四千卷古籍,也全部丢失了。就这样,我被番兵掳掠到了大漠,就是这样大漠——没有青山白水,红叶黄花,有的只是胡马秋风,孤雁哀鸣。

马边悬男头,马后载妇女,长驱入朔漠,回路险且阻。我亦不可逆转的成了大漠羁旅,我亦就此缘落。那年,我二十三岁。忍受着番兵的凌辱和鞭挞,一步一步走向渺茫的未来。

曾经流连耳畔的丝竹弦乐化为刀剑喑哑,曾经的琼楼广厦朱璃碧宇萎作泛着萤火的狼藉废墟,曾经的繁华,就如同那指间流沙,从我的生命中剥离,一去不复返了。想起父亲曾经允我游历天下名川,然而当我真正的来到了此处,为何我只看到那凝在心上的千里冰霜?身侧人烟熙攘,为何在我看来,却仿佛置身荒芜人烟之地?为何,将外袍腋得更紧,仍不敌彻骨寒凉?在一个个寒冷的夜晚,每每回想起我在尚在闺中的娇俏模样,回想起与父亲的对弈,回想起与姐妹们在一起绣花,便不能自持,泪流满面。

漫漫大漠,寂寂黄沙之上,独我一人在弹奏着这焦尾琴。只是,这凄凄琴音无人懂,这惨惨身世无人怜。

只剩我一人了。终于只剩我一人了。繁花落尽君辞去,青灯怨语一枕清霜冷如冰。那颗高傲的心,究竟被丢弃在了哪里?是在父亲死时,是在丈夫死时,还是在乱世征途之时?

远方落日下,胡笳奏起,声声幽咽。乱世之中,这痛彻心扉的控诉只是一声无力的叹息。红颜薄命,良辰好景虚设。

此去经年。

 

 

文章录入:hj3z    责任编辑:hj3z 
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
  • 上一篇文章:
  • 下一篇文章: 没有了
  •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联系站长 | 友情链接 | 版权申明 | 网站公告 | 网站管理 |

    地址:山西省·河津市·铝厂(希望街)  邮政编码:043300  联系电话:0359-5375275
    河津三中 Hejin San Middle School·  版权所有 © 2014   备案/许可证编号:晋ICP备09011483号 技术支持:河津市凯瑞奇电子科技有限公司